首席嘉宾:看见你就想起2002年中国足球队第一次获得世界杯决赛圈资格的事,那个时候你是中国最年轻的主力之一,你对参加的那次世界杯还有印象吗?

  邵佳一:对于中国足球运动员来讲,对于整个中国足球来讲,那一届世界杯到现在也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事情,我很荣幸参加那届世界杯,那时候很年轻,才22岁。现在想想时间过的很快,我想那一届世界杯对我来讲是今生难忘的。

  首席嘉宾:您觉得那一届世界杯自己最大的体会是什么,是实现了零的突破,还是对某场比赛中自己的表现有很好的体会?

  邵佳一:给我们最大的经验是让我们知道世界杯这个世界最顶级的赛事是怎么样的,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了这方面的经验。我们之前会很期待,很兴奋,同时很害怕,作为一支新军,作为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球队,我们有太多的问号。在之前的我们的准备工作在各个方面还是很细致,但是从心理上来讲,我们总觉得自己是第一次,总会有很多紧张的地方。包括在场上,现在想一想,我们那一届比赛发挥的并不是很好,可能跟我们的心态有关系。

  首席嘉宾:2002年到现在,一眨眼13年过去了,当年的京城三少,佳一,杨璞,徐云龙。杨璞退役了,现在是你了,现在只剩下大龙一个人坚持。你们三个都是从当时的北京青年队起步,这样成长过来。现在为什么国安的北京孩子现在越来越少了?

  邵佳一:我觉得可能跟我们之前的足球环境有很大的关系,确实我们现在的青少年足球发展确实不是很好,尤其是在前20年,也导致了我们现在足球人口和足球人才的匮乏。我们作为足球运动员来讲,都知道现在的足球人口非常的少,人才更少,但是现在赶上好时候,有很多人去关注,政府也支持,家长也愿意把孩子送到足球场,这是非常大的转变,也是非常好的现象。我相信只有这样,中国足球才能够在不久的将来,还可以重复2002年世界杯的场面。

  如果我们要想有一个长远的规划、目标来讲,我觉得打进世界杯应该是我们一个中期目标。我们中期目标要打进世界杯,远景我们会持续的保持一个世界杯的名额,而且我们会持续的在亚洲实现一个统治性地位。那可能需要一个时间和一个很好的规划。

  首席嘉宾:现在有几个非常重磅的信息,像国安队现在有的说法是,包括曼城背后的投资集团跟国安的中信集团的合作也进入的一个深层次。包括广州恒大这两年和亚洲足球的赛场上纵横驰骋,它后面也是有强大的资本力量在支撑着它,包括现在的中超的电视转播权的转播费用也飙升到80个亿。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整个中国未来足球未来产业发展前景非常好。你作为一个球员,身在其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能感受到给自己带来的冲击吗,包括国安的其他队友、教练?

  邵佳一:我相信作为球员来讲,应该是第一位受惠者,有好的财团进入球队,对球队和球员有很大的好处,首先对球员来讲是收入提高了。好的球队有大的财政支持,就会有很多好的球员引进、加盟,包括知名的教练,肯定对一个球队来讲,是最希望看到的。这样是一个很好的捷径,能够让这个球队迅速的提高成绩,带来市场、带来投资方所愿意看到的成绩。

  但是,从为了中国足球发展的考虑,我当然希望我们能够有更多的财力和物力去关心青少年的培养,这才是中国未来足球的发展。现在我们很多精力放在一队、放在职业队,成绩是很好看,我们引进世界最大牌的球员,我们也可以引进最好的教练,我也相信我们有这样的财力。但是足球需要我们中国球员来踢,我们怎么提高中国球员的水平、中国球员各方面的能力,这个就需要时间,不是说今天花了很多钱投入,中国球员的水平就能够提高,这个不太现实。应该要踏踏实实做一些实际工作,为了青少年的培养。

  首席嘉宾:像国安这样的大球队,它的教练队伍是应该相对更稳定一些,还是应有一些变化的比较快的方式?

  邵佳一:稳定当然是肯定非常重要的。因为不光是说俱乐部考虑教练的人选,不光要看到成绩,还要看到对球队未来的帮助。可能俱乐部会觉得一个教练员现在的成绩是不错,带来的东西也不错,但是从未来来讲,可能他在给予球队更多帮助的时候会有一些瓶颈出现,那可能俱乐部就会做出选择。我想不管怎么样,大方面永远是球队的利益是至上的。

  首席嘉宾:现在曼萨诺已经告别了国安,国安也进入重组的阶段,主教练也在重新物色,你觉得什么样的教练适应首都这样一直受球迷喜欢的球队,他具备什么的素质才能带好国安?

  邵佳一:首先我觉得要了解国安,要知道国安是一支在中国与众不同的球队,它的特殊是我们的打法在中国现在来讲不常见的,我们追求的是一种整体的打发,我们的踢法一直是跟欧洲接轨的,我们要追求整体的进攻整体的防守,球队每一个人都拥有进攻与防守的责任。我想在其他的球队表现的并没有国安做的这么好,所以主教练的人选上来讲,我想俱乐部首先要保证球队的稳定,教练要了解球队,对球队有更大的帮助,我想这方面是最大的考量因素。


  首席嘉宾:13年前,你作为国家队一员打进入了世界杯的决赛权,自从你的那一届打完了之后,已经连续几届,国家足球队连世界杯亚洲区的比赛都没有办法出线,现在连香港队这一关都过不了了,你对现在的国家队是一个什么印象?

  邵佳一:我觉得可能跟我们联赛更加注重成绩,更加注重外援,依赖外援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拼的更多是外援,外援的好坏对俱乐部有帮助,但是对中国足球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起到一些不好的作用。我们的球队太依赖外援了,我们的外援水平都是世界级的,但是中国球员在联赛中或在亚冠比赛中自己承担的责任就会小,这样会影响球员的发展,会影响我们中国国家队的发展。

  中国国家队的队员有很多人我都认识,我们都踢过球。我觉得他们的能力真的不差,有一些是非常有实力的球员,完全可以去欧洲踢球,可能缺的是一些经验,缺的是一些在比赛当中的责任感。可能在球队的关键时刻不用你,因为在俱乐部关键时刻用的是外援,外援就解决一切问题,进球、拿球、分球。但是,在国家队不行,都是中国人,就需要我们的球员在这个时候担起责任,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就会差一点。

  首席嘉宾:也有说法,国家队也可以借鉴日本、德国的经验,可以归化一部分球员,你觉得“归化球员”是一种路径吗?

  邵佳一:我觉得是一种短视行为,我不太认可。我们觉得我们中国国家队要是有很多归化的球员,可能成绩在短期内会有提升,但是我们大家都愿意看到我们本土球员的提高,也愿意看到我们中国本土球员组成的国家队站在世界杯的赛场上。

  首席嘉宾:曾经有过好多关于足球未来学习的方向,包括学巴西、学德国、学荷兰。实际上德国从巴西世界杯上获得冠军的时候,就能够显示出它后面的清晰体系,整个风格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你在德国待了9年,而且我觉得未来你肯定跟德国的交流、交往很多。作为这样的一个使者,你觉得德国足球给中国足球可以提供的最大的一些经验是什么?

  邵佳一:我觉得我们都能看到的现实情况给我们的经验就是,我们如果要做,我们可以在十年提高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德国人做到了,因为他们从2002年开始做,到2012年的时候已经有很好的基础,2008年他们已经慢慢的完成了一个国家队的新老代谢,很多年轻球员已经涌现了,2014年他们拿到世界杯冠军了。我跟德国足协这些人有时候在聊天,其实他们真真正正看到效果应该就是六七年的时间。

  当然,德国跟我们国内是不太一样,因为他们本身踢球人就多,他们只不过更注重青少年的培训,而且在各个方面都加大了投入,加大了人力、物力,包括各方面的技术,所以我觉得其实我们中国可以借鉴的就是如果我们按照德国人的方式做事,我们应该也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非要等到20年我们才能看到中国足球重新腾飞,我觉得大家可能都没有那个耐心了。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安安静静、踏踏实实去做这个事情,我相信十年我们一定会看到效果,十年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

  首席嘉宾:你指的十年踏踏实实的安静的做事,指的是哪些事?

  邵佳一:就是要培养我们的青少年,按照真正的足球规律来培养我们的球员,我们要配备高水平的青少年教练。以前的那些球员,可能他们的能力会更强一些。但是现在的球员,他们的心理可能更强一些,这是不一样的。以前的球员可能练的比较多,但是接触的外界的东西比较少,影响了我们出国比赛打客场的时候心理不稳定,因为见的少。

  现在的球员看的很多,社会发展很快,网络很发达,他们平常交流都是非常开放的,他们能够很快得到全世界的一些资讯。足球也是,以前很难在电视上看到一场英超、西甲的比赛,如果没看到很可惜。但是现在没有关系,在网上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看,这个很方便,对于球员来讲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让他们能够很快的学习到最新的东西。

  首席嘉宾:你的建议是把两者的优点融合起来去推进。

  邵佳一:我希望至少像以前那样能够有一些好的教练挑选一些好的球员,到最后塔尖的那些人肯定还需要一层层选拔,我当然希望按照德国的方式培养我们中国的球员,最关键的是我们要有耐心,青少年要需要时间。


  首席嘉宾:如果让你推荐一下,到现在为止的几个阶段中,你自己觉得哪些进球特别精彩,不用想,瞬间能想到的?打恒大的那个?

  邵佳一:那个距离的时间最近吧。

  首席嘉宾:应该算吧?

  邵佳一:这肯定是。其实我代表国安进的第一个球也是,那个时候未满19岁。是1999年4月初,我们刚上队,那时候对青岛海牛进的头球,现在印象很深,是进一线队的第一个球。剩下的其实每一个球对我来讲印象都很深,包括在国家队进球,在德国进球——都挺多的。

  首席嘉宾:国安从来就不缺任意球的高手,邵佳一、陶伟、曹限东还有徐亮,这四人要排位的话你怎么排?你能排第一吗?

  邵佳一:这个我肯定是第四。因为我跟陶伟、徐亮踢过,和曹限东没踢过,第一名是要留给东哥,第二名其实在陶伟跟徐亮两个人中很难做出决断,他们是我一块踢球,可以说中国球员脚法是最好的。他们的脚法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很难能比较出他们两个谁更强更弱。可能我觉得陶伟是在近距离的定位球更好一些,徐亮定位球距离稍微远一点,稍微全面一点,我给他们并列第二名。

  我是实话实说,我跟他们一块聊天我也是这么说,大家都承认,这不是我故意假谦虚,真的是实力不好。

  首席嘉宾:徐亮当时接受我的专访时说,他想自己有这个能力就想专门开一个类似的培训班,去收一些有潜质,又愿意下功夫的队员。他希望国安队、国家队有一些这样的球员,因为在关键时候任意球是一个最重要的破门手段。

  邵佳一:徐亮、陶伟他们其实是一种天赋,我觉得他们的天赋更大于他们后天的努力,因为这种天赋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有的。但同时必须要有训练的量才能达到质量的变化,没有数量的积累就没有质量的变化。

  首席嘉宾:除了打恒大,你在国家队,在德国踢球都有很多任意球方式的进球,你觉得任意球是自己练,还是悟性让你有任意球的艺术技术?

  邵佳一:我觉得和年轻时的训练有很大的关系。那时候每次训练完都要加练,每次都要加练定位球。很多人包括队友聊天的时候也在说这个问题,我说这个首先要练习,天赋肯定是有的,但没有后天的努力、后天的加练,肯定不会找到那个感觉。踢过球的都知道这个是需要感觉的,感觉不会平白无故找我们,感觉必须需要平时的训练才能有。当然可能我们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诱惑,现在的小孩可能手机、iPad、游戏很多,可能就分心了,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有时候我也跟他们说,其实你们应该多看一看,现在有那么多的集锦、录像比赛,看比赛本身对于你来讲就是一种学习。

www.8888msc.com往期回顾

申博娱乐太阳成登入 太阳城官方直营网登入 申博安卓手机下载登入 申博网上娱乐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址 申博138怎么登入不了
申博官网开户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游戏下载 太阳城开户信誉最好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登入
太阳城申博娱乐官网直营网 申博娱乐优惠 申博娱乐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登入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在线开户登入